北辰长庚

只余半生不悔,跋涉便有所得。只余不悔跋涉,吾生复有何求?

【授权翻译】The Ties That Bind by trx(dxs) CHAPTER 2

译者注:原创人物出现。

 

Notes:我没有任何医学知识,但就让我们假装我知道我在写什么好了。如果你认出了这个,它并不属于我。并没有经过校对,需要校正。

 

序言后八年:伦敦

 

“Jason!”听到自己的名字,Jason转过身来,看见Amy Ward,他最亲密的朋友和同事之一,加快脚步赶上了他。他们今天早上都在伦敦纪念医院上班。他等待着她的追赶。“见到你真高兴。”

 

“不要。”他拒绝道。自从他被聘为外伤主治医生,Amy就成为了他的好朋友。实习期结束后,他做了一年无国界医生,随后回到伦敦定居下来。他通过医学院的一个朋友认识了Amy,她在过渡期帮助了他许多,从此他们就十分亲密。他只需一眼就知道她马上就将要求一些他不会喜欢的东西。

 

“哦,别这样!”她抱怨着。“你甚至还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呢。”

 

Jason笑着,将她拉进一个怀抱。“我了解你,Ames(Amy的昵称),我早就知道我不会喜欢这个的。”

 

“但是你爱我!”他们一起走进电梯时,她继续道。“我保证,这是我最后一次设计戏弄你。”

 

Jason被逗笑了。如果他每次听到这句话都能得到一毛钱就太棒了。Amy把帮助他找到真爱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,而他的所有抗议都被置若罔闻。“要是我相信你能够信守诺言就好了。如果这次约会不成功,你就会想方设法把我介绍给你认识的下一个单身姑娘。”他摇摇头。

 

“你只要给她一个机会,我保证她会与众不同。”她恳求道,但是Jason已经不在听了。电梯停在了他们要去的楼层,他们一同走向更衣室换上手术服。Jason得巡视几趟,检查他的几个手术后的病人。作为一名医生,他的一天在生老病死的循环中度过。

 

十年前,Jason在拉萨路池中醒来,丝毫不记得他是谁,或他在哪里。那时的他从未想到他的未来竟在此等候。但是Talia接纳了他,在她的家庭中给了他一席之地。那段时光结束的太快了,虽然这并不是完全的坏事。

 

Jason并不遗憾离开刺客的生活,他只是希望这并不同样意味着离开他的母亲和弟弟。他每天都想念他们,有些日子,他想家想得差不多都要打包回家了,但那可比在伦敦思乡来的糟糕得多。

 

他的家已经不在联盟了,Talia和Damian在他之后不久就离开了Ra's和联盟。在Ra's因不服从命令而杀死他之后,死亡仅在他身上持续了两天,便再次拒绝了他。Talia知道,如果Ra's发现了Jason抵抗死亡的能力,他都会对他做出些什么。Jason葬礼后的第二天晚上,她将他偷渡出了沙漠,为他捏造了一个新的身份。她给了他自己的姓氏和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。

 

她建议他去上学时,他对此持怀疑态度,但现在他知道她是对的。学校的象牙塔是Ra's怎么也想不到去寻找他的地方,甚至不会稍作注意。Ra's密切关注着世界每个角落的义警和超级英雄,而凭借他在联盟中获得的一切技能,义警是Jason唯一适合的职业。

 

既然有机会建立一种不每天打打杀杀的生活,Jason选择了学习医学。一部分是为了弄明白他为什么死不了,另一部分是为了弥补他之前在命令下造成的伤害。这给了他一个目标,让他在一天结束时感到充实。这是Jason之前想象不到的生活。

 

“嗨, Jay医生。”Abigail看见了他,叫嚷道。他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回应了她的问候。

 

“你好,Abigail,Miller夫人。”他向她母亲点点头。“我听说今天有人要拆石膏了。”

 

Abigail,他充满活力的九岁病人伸着她的手臂,炫耀着即将拆除的石膏。她在学校试图在秋千上做体操时,从上面掉了下来,摔断了胳膊。

 

“是的!”她露出一个明媚的微笑,冲他噘了噘嘴。“这也太痒了。”

 

“好吧,亲爱的。这是件好事,它正在脱落。就是别再把秋千变成体操器械了。”

 

有时,Jason想知道Damian成为青少年会是什么样。他的第二次死亡以来,除了他妈妈寄来的照片以外,他就再也没见到过弟弟。那个他没来得及与之告别的小男孩太严肃了,他那紧绷绷的性格不应当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。他拿剑和匕首当玩具,并且年仅八岁就知道了起码五十种杀人的办法。

 

他们在一起时,Jason试着让这孩子放松,就像他的年龄应有的样子。但是Damian不管有多喜欢他们一起的玩耍,却总是争辩说,这般行为于Al Ghul的继承人而言是不得体的。Jason或许不记得他被Talia推进池子里之前的日子了,而Ra's让他成为了一名刺客,可他知道孩子不该这样抚养。

 

Jason抗议后,Talia曾试图改变,可即使Jason也看出伤害已然造就。他只能寄希望于Damian现在住到了他父亲那里,他的生活大大改善了。Talia曾经说把Damian留给他的父亲是她对他的最好保护,让他远离Ra's控制,自己吸引住Ra's的注意力。Talia已经和她的父亲断绝了关系,现在身处大都会,尽管Jason还没有去过那里。从Ra's的魔掌中脱逃并不意味着逃离他的密探。

 

取下了Abigail的石膏,他接到一个电话,说有许多个在意外中受伤的人即将到来。他这天剩下的时间都在手术室里治疗这些伤者,而当他给最后一个病人做完手术后,新的一天已然到来。这不是Jason第一次延长他的轮班了,他已经习惯了这一点,而且这起码比回到一个空荡荡的公寓要好得多。

 

他处理完最后一个伤者,便去了医生的休息室,大多数同事都会去那里休息。他走进门,Amy已经在那儿了,他倒在沙发上,瘫在她身边。她带着疲惫的微笑欢迎了他的归来,他同样回应了她,然后向正盯着电脑屏幕的另一位同事,Elliot Grant医生点头致意。

 

“他怎么了?”他询问Amy。她打着瞌睡,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。他站了起来,绕过电脑走到Grant身边。“你还好吗?”他轻推了一下Grant的肩膀问道。

 

Grant吓了一跳,才反应过来。“是啊,我很好。”他心不在焉地说。Jason纠结了一会要不要深究这个反应,最终决定放弃。他凑近去观察Grant一直在盯着的胸部X光片。“你在找什么?”

 

“我在试着找到我哪里做错了。”Grant叹了口气,告诉他。“今天早上这个家伙过来,我进行了一些检查,让他出院了。两个小时之后,他突然出现了严重的心肌梗塞。”他指着屏幕上的图像。“我为什么没有发现呢?”

 

“病变是什么?”

 

“右冠状动脉。”

 

Jason检查了所有他第一次可能忽视的细节,但没有发现任何新的东西。“我知道我在寻找什么,可我看不到任何异常。”

 

Grant又叹了口气。“我把那家伙救回来了,但这种情况不妙。”

 

他决定成为一名医生,是因为他想拯救别人,弥补他在Ra's手下结束的生命。他知道他的一部分目标罪大恶极,应当得到死亡,但并不是所有的任务都是这样。直到他开始从业,他才知道死亡是医生工作的一部分。不管你怎么做,总有一些人已经放弃搏斗,无法挽救。不论你失去了多少病人,这都不会变得更容易。

 

几个小时后,Jason准备收工了。这是他最忙碌的几次值班之一,而它终于结束了。他第二天轮休,所以走向电梯之前,他最后一次检查了他目前的病人。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关掉了勿扰模式,然后打电话给妈妈。正当他要按呼叫键的时候,一名护士冲向了他。

 

“Head医生!”护士叫道,因见到Jason而松了一口气。“一辆救护车马上就要来了,可大多数医生正忙着照顾其他病人。”

 

Jason叹了口气。他想让护士去找别人,可他铭记着毕业时的宣誓。一不做二不休,这毕竟是他选择了医学院的原因。他迅速在衬衫和休闲裤外套上了手术服,出门等待救护车的到来。

 

“什么情况?”他问医护人员。她小心翼翼地把推车从车里拉出来。

 

“Alfred Pennyworth,男性,73岁。摔倒导致髋部骨折,可能有脑震荡。”

 

Jason听着医护人员嘟囔着背诵把病人带进医院的完整步骤,但他把注意力集中在病人自己身上。老人被护送进医院时醒着,神志清醒,没有流血的迹象,但他脸色苍白,眼睛睁得大大的,盯着Jason。

 

“嗨,Pennyworth先生,我是Jason Head,你今天的医生。”Jason介绍着自己,希望自己的笑容让他安心,因为这个男人的眼神并没有离开他,并且仍然非常苍白。这有点让人不安。Jason已经习惯了人们盯着他喉咙上的伤疤看,但这次不一样。这个人就像见到了鬼一样。

 

谢天谢地,他的侄女和他一起来了。Pennyworth先生出事后,是她叫的救护车,所以她在他继续盯着他的时候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
 

“你有轻度脑震荡,我们还需要对你进行核磁共振扫描,以确定你髋部骨折的严重程度。Pennyworth先生,你摔倒之前有没有感觉到疼痛?”

 

“既然你今天要治疗我,不妨叫我Alfred。”Pennyworth先生——Alfred怔怔地说。“Head医生,我能叫你Jason吗?”

 

Jason耸耸肩。“你当然可以。”这不是第一次有病人要求直呼其名。

 

在这之后,就像Alfred突然找回了他的心智,他回答了Jason的全部问题。

 

在Alfred准备扫描的时候,他的电话开始响起,Jason几乎发出呻吟般的声音。他忘了把它调回勿扰模式。“对不起,”他说,拿出电话将它静音。“我忘了我早些时候把静音关掉了。”

 

Alfred还是用锐利的目光注视着Jason。“你可以接这个电话。我猜它一定很重要。”

 

“是我妈妈来的,问问我最近怎么样。”Jason挂掉了电话。“等我不忙的时候,我会给她去电话的。”

 

Alfred的凝视随着他的话语变得更加强烈。Jason努力克制着像个淘气的孩子一样,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的冲动。“你背井离乡,来到这里。”在被推进核磁共振成像机时,他观察着Jason。

 

这个结论吓着了Jason。多亏了多年的联盟训练让他没有惊慌失措。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

“你的口音。这是美国和中东的混合体,取决于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

这个男人非常善于观察,通常情况下,Jason会惊惧不已,但是他身上有某种平静的气场。当他在拉萨路池中醒来的时候,他的口音和周围的人都不一样。直到Talia告诉他他来自何方,他才意识到他说话像美国人。

 

他在联盟的时光同样改变了他的口音,可他在改掉中东腔上花了很大功夫。如果它在这么长的时间后再次显示出来,那他一定是在这个人面前放松了警惕。

 

“我想你可以这么说。我的家人经常搬家,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两个地方。”Jason在撒谎,他希望它听起来很可信。谎言是他一门从未学会的艺术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向这个男人解释自己的口音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乎这些。

 

但是Alfred并没有停止刺探。“你为什么选择在英国定居?”

 

“我在牛津大学读的医。我想,从那以后,这里就成了我的家。”又一句谎言。医学院毕业后,他曾尝试离开英国,在其他地方开始新的生活,但在他当无国界医生的时候,他与Ra's的刺客有过好几次千钧一发的经历,从而不得不返回伦敦。Ra's对于英国的控制力不算那么强,这就是Talia一开始把他送到这里来的原因。只要他远离公众的视线,他就是安全的。

 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Alfred点点头,依然奇异地望着他。“这里曾经是我的家,但是我已经四十多年没有回来了。我在这里还有家人,但我在大洋彼岸又建立了一个家庭。”他给了Jason一个看起来有点悲伤的微笑。“你呢?你的家人在这里吗?”

 

他摇摇头,想起他多年未见的妈妈和弟弟。“他们也在大西洋彼岸。”

 

当Jason帮助Alfred进入机器扫描时,他觉得他的眼睛里似乎闪烁着泪光,但这也可能是反射的光。

 

只是这个老人身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自从他第二次死亡后,他的记忆总是时不时地闪回,虽然他弄不懂那些记忆,但它们从来没有困扰过他,但是当他望向核磁共振机中的Alfred,他不禁希望他可以记起他的第一次死亡之前的生活。

 

 

译者注:

 

1.  不每天打打杀杀:Without daily violence,这样翻译感觉比日常暴力更符合语言习惯一点。可是daily violence感觉用得也很可爱,每日份的暴力什么的,所以也就放上来了。

 

2.  伤疤愈合并脱落时会感觉痒。这个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吧。不过还是说一下叭,免得影响理解。

 

3.  这般行为于Al Ghul的继承人而言是不得体的:试图表现出Damian咬文嚼字的一面,不知成功没有。他这样真的好可爱的,除了他真的还有人会用befitting这样的词吗?

 

4.  一不做二不休:原文是In for a penny。我的理解是既然开始了就做完好了,不过对这个谚语不太熟悉就放上原意好了,如果有谁有更好的翻译一定要告诉我啊。

 

5.  同样需要校对,我自己检查了一遍,可是很晚了,神智可能不是那么清醒,有虫说一声,我好改过来。

 

6.  阿福出场!Alfie来了,batfam还远吗?

评论(11)

热度(1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