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辰长庚

只余半生不悔,跋涉便有所得。只余不悔跋涉,吾生复有何求?

【授权翻译】The Ties That Bind by trx(dxs) CHAPTER 1

序言:八年前。

 

"是时候了。" Ubu站在房间门口说。Talia一眼也没有看他,也没有离开她一直在黑暗中观察沙漠的窗户。 过去两天一直在下雨。 这场风暴不同于十多年来降临沙漠的任何一场风暴。就在几个小时前,这场暴雨才刚刚平息,她的部队已经充分利用了沙漠那边蔓延来的平静。

 

Talia认为这很适合现在的情景。

 

她在窗边点了点头。“离开我们。”她命令的声音刚好大到让门外的守卫也知道这同样适用于他们。

 

她一旦确定自己身边没有别人,便走向了平台上舒展的身体。她的手指抚摸着他苍白的脸,梳理着他的头发,一直梳到他喉咙上的伤口。看到这一幕,她的脸上又流下了新的泪水。

 

这本不应发生。她本不应如此失去她的儿子。她并非像她的挚爱一般疏忽于他的安全。为什么尽管她付出了那么多努力,她还是让他死了第二次?

 

她心底的那个微弱的声音提醒她,这是因为她的软弱。她是一名Al Ghul。而情绪是软弱的象征,是用来对付她的敌人的武器,她父亲的做法只是强调了她儿时学到的教训。

 

当这个男孩被她父亲的手下带来,交由她照顾时,Talia本未打算爱他。但一年后,当她发觉她父亲想要处理掉他时,她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。她已经喜爱上了这个男孩,尽管他有他的瑕疵,他却十分招人喜欢。他唤起了她内心深处的母爱,她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死去,正如她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儿子死去一般。

 

后来她的父亲发现了她的所作所为,他会为此惩罚她,但他很快察觉拉萨路池水并未恢复Jason的记忆,而仅治愈了他的身体。于是他留下了男孩为他工作,以抵偿修复他生命的池水的报酬。

 

Talia一直十分服从。要是这意味着她能留下那个男孩就好了。没过多久她便开始把这个男孩视如己出。他或许对自己来到联盟之前的生活没有任何记忆,但是他的战斗本能和肌肉记忆依然完好无损。他很快就成为了联盟中最强大的战士之一。尽管他轻易地就接受了联盟的一些做法,他却从来不是一个盲从者。

 

她把Jason和Damian当作兄弟养育,她将Jason变成了一个不姓Al Ghul的Al Ghul,起码其他刺客很快就如此对待他了。他虽然也是刺客中的一员,但对于他们来说,他也是她的儿子,应当被作为Al Ghul的王子对待,尽管他体内没有一滴Al Ghul的血液流淌。

 

她的父亲从来不在乎她有多么喜爱他,直到他拒绝服从Ra's的命令去绑架一个孩子。Ra's一生中一直痴迷于延长生命和躲避死亡,他想要这个男孩,在他身上做实验。Jason勇敢地拒绝了成为儿童实验的参与者。

 

这不是Jason第一次拒绝他反对的命令。在联盟内的三年时光中,只有他可以决定是否想要参与分配给他的任务。而且他总是小心的调查他的任务目标,以避免伤及无辜和平民。尽管他对她的挚爱没有任何记忆,她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灌输给Jason的教导。

 

因为他的不服从,Ra's割断了他的喉咙。

 

他指责她宠坏了这个男孩,让他敢于认为自己并不仅仅是为Ra's效命的一个杀手。

 

她的手下搭起了火葬柴堆,等着她把Jason的尸体交予葬礼。

 

她觉得这样一来,他就可以得到他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安眠。她不禁想起Damian,自从两天前的事情发生,他便再未离开自己的房间。这不是她希望儿子过的生活。 她让自己成为父亲的傀儡,但她不会让儿子重蹈自己为换取父亲的赞许的覆辙。如果她任由他继续走她父亲为他设定的道路,Jason的命运也将成为Damian的未来。毕竟,一个谋求长生不老的人要继承人有什么用呢?

 

她擦干眼中的泪水,在Jason的额头上印下一个亲吻。“安息吧,亲爱的孩子。”她起身呼叫卫兵,一声呻吟却阻止了她。

 

“Jason?”她轻声问。这个孩子再次反抗死亡的可能性有多大?

 

他的眼睛颤动着睁开,露出了几分钟前还毫无生气的迟钝的眼睛。他试图转向她的声音,喉咙上的伤口却又开始流出鲜血。

 

她急忙跑回她之前的位置,一只手捂住他流血的伤口。

 

“T?”Jason沙哑地问,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。她放在他脖子上的手感受到了他的呼吸。

 

“我在这里。”她安抚着他,用空着的手握住他渐渐回温的另一只手。“你现在必须保持安静,以免进一步的伤害你自己。”

 

她脱下披肩,缠在他喉咙的伤口上,然后呼叫Ubu,她最信任的卫兵。将所有人都惊动无疑是不明智的做法。

 

当Ubu看到活着的Jason后,他看上去并不吃惊,也没有质疑她的命令。他只是提供了她问他要来缝合她儿子的脖子的器械,并谨慎地选择了一名卫兵来替代Jason在葬礼上的位置。

 

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﹡

 

“学校?”Jason问道,特意在这一个单词中流露出充分的怀疑。他身上裹着厚厚的毯子以抵御寒冷,并且不得不忍住挠喉咙上的痒意的冲动。但除此之外,他感觉比几个小时前好多了。

 

“是的,学校。”Talia告诉他。她刚参加完他的葬礼回来。Jason真的不愿去想这意味着什么。“你热爱学习,而且只有在学校里,你才不会受到Ra's的迫害。”

 

“你总是说,学校是给那些负担不起良好教育的人的。”他挑衅般的说。

 

“Jason,即使是我也上过大学。”她伸出手触摸他,眼神变得柔和了许多。自从他醒来之后,她就一直很紧张。“你难道不想在这一切之外为自己创造一种全新的生活吗?做你想要成为的人?”

 

他想要这个。他想过很多次,每当他接到一个他不赞同或感觉不对的任务时。但是联盟是他所了解的的一切,而他现在不能再呆在这了。Talia想要将他送走,从他的家中,从Damian——他的小弟弟身边。自从他苏醒后就再未见过这个小鬼,因为她说这样不安全。

 

“但是为什么我不能在哥谭上学呢?你说过我的家人在那里。”他问道。“那里有我可以上的学校,这其实是一种双赢。”

 

提到哥谭大学,Talia眼中闪烁着怒火。“Jason,即使我的挚爱知道你第二次脱离了死亡,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。你以为你是怎么落到联盟手上的?他痴迷于获得更长的生命,如果他知道你还活着,你觉得会发生什么?”她的声音毫无疑问地充满了歇斯底里,她的手指抚过他的脸颊,眼睛中流露出恳求的神情。“牛津离家很远,但离Ra's也很远。你在那里很安全。Jason,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前途一片光明。我不希望你陷入Ra's的狂热追逐。”

 

他深吸了一口气。她说的没错,如果Ra's得知了他的复活,好吧,死亡已被证明对于他只是暂时的,所以即使它也无法从Ra's会对他做的事情中拯救他。“那你和Damian怎么办?”

 

她挺直了身躯。“让我来操心这个吧。你只管躲避Ra's的势力。”


“好吧。”他点点头。“看来我要去伦敦了。”


译者注:然后故事开始了。

评论(6)

热度(156)